仁信众企设计出品
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朋友圈里遇到此类人就果断拉黑吧

仁信众企2015-07-23行业动态
朋友圈里遇到此类人就果断拉黑吧,互联网的一些事

  朋友圈,作为一个著名的藏污纳“购”的地方,是了解他人情感状况的最佳发源地,当姑娘们看到前男友在某闺蜜深夜自拍照下留下暧昧评论的时候,她们就会产生某种疑问,这个不合理啊,这俩货是怎么认识呢?

  You are what you wear,服装品牌如是说,作为一个半年才去商场的人,我并不以为然。但朋友圈的内容和时间线确是定义和认知一个人的便利之径,当然这对一个深度微信朋友圈用户者而言,QQ用户不算。

  其实早在微博时代,有两条著名的洗粉段子,女神微博发一个男人有没有钱不重要,最重要是有上进心。只要转发点赞的基本都被洗掉。同理反推,男神发一条女孩胸大与否不重要,关键还是心里美。只要转发点赞的也基本洗掉。这种基于受众心理学的定点清除法,虽然是段子,但多少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。

  朋友圈有三害:晒娃代购夜发菜。早年时光,我对心灵鸡汤也是屏蔽的,后来年岁渐长多少明白了世间不易,也学会了宽容。而某些人但凡看见别人发“脑残文字”就立刻拉黑,这多少也有点洁癖了,而只要不强拉我给他家孩子投票,基本不拉黑。

  比如我们这一辈人,高中的时候也多少都是读过余秋雨的,区别仅仅在于现在还有一些人继续在读罢了。不能因为你现在不读了余老师便去嘲讽别人爱含泪。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常饱含泪水,有些是起床晚,有些是爱得深,还有些则是刚滴眼药水。学会辨别不同情况是人生一堂课。

  在茫茫人群中寻找气味相投的家伙,喝酒结拜婚娶本就是人类社交目的所在。诚然欣赏品味历来是有高下之分,当年追看电视剧,还分美剧,英剧,日剧,韩剧,台湾剧,港剧,国产剧的严格档次,多少荷尔蒙付诸彼此掐撕。坐包厢的看不上坐大堂的;都是来喝黄酒,长衫客还是有理由瞧不上短衣派。

  左中右,三六九,有国人的地方,大家都急切着分个座次排位,往好一点说,大概是从《水浒传》传下来的古风;往坏一点说,则是缺乏独立个体意识,座次其实就是权力序列,非以群分方能寻觅到安全感和存在价值。

  对于未来有合作可能的朋友,审视朋友圈也是一项基本的Background Check,比如A类人:一旦民族情绪高涨,率先跳出来表态“不转不是中国人”的朋友们。乐此不疲地根据地域来无差别攻击他人,认为世道变坏是从户籍开始自由流动开始的。完全遗忘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户籍本身就是不停流动的基本概念。

  他们是简单两分法的坚定拥护者,他们深信不破不立,非此即彼,非友即敌,他们胸怀民族大义,他们昂首阔步,他们浑身金光地走在正义路上,身手矫健信仰坚定,认为人生只有是非判断,没有选择困难,认定只要恢复死刑,这个世道就能瞬间变得美好起来。

  这些人,情感来得快,去得往往更急。喝酒聊天可以,切忌有金钱和业务往来,因为情绪非常不稳定,认知简单,对世界复杂性的认知停留在口唇期。

  与之对比的是B类男生,发完朋友圈会定时回看选择性删除,这样的人心思缜密,而且对自我要求比较高,经常会自省,也善于站在他人角度看待问题,值得合作。

  对女孩而言,简单说有两种:

  没有经过为傻X织毛衣的光环加持,走上红毯心里的少女心总是多少惴惴不安。感情这种事情,路遇渣男并非天花,出过一次就免疫了。总有些人在感情路上以屡遇渣男为人生第一要务,分手后第一天往往以泪洗面深夜无眠,第二天睁开眼睛满怀期待地守望下一个。

  这种称之为朋友圈C类女孩,也有些普遍特征的,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各种自拍和美食,对环境和品牌有较高露出的要求,对品牌并不持一视同仁态度,比如王品牛排和沙县小吃明显扬前抑后。对灯光摆放等细节不讲究。深夜不眠,缺乏私域意识,经常为别人的错误而公开大发脾气,对自己的情感之细微变化的捕捉和放大已臻化境。

  她们往往经过努力PS后还颇有几分姿色,擅长技能是在各种不同灯光条件下完成自拍,对发自拍照片毫无节制,喜欢半夜发心情文字,深陷各种自我情感中难以自拔。

  根据明星出轨的频次来决定自己是否再次相信爱情,争先恐后地生怕错过每一次糟糕的恶趣味传播刷屏事件,喜欢向全世界直播自己心路历程,这样的女孩对自己外表过分乐观,情感层次处于少女阶段,比较自恋往往停留于自我感受层面,情绪化,自我反省困难,出现问题首先会责怪他人,慎交少评。

  与此对比的是D类女孩,偶尔发宠物照,喜欢世间一切萌物但知道克制,低调从不发自拍照片,关心的话题广泛,在别人发美食的时候,隔三差五会去看一两场话剧和展览,有对电影,文学,或者音乐的独到真实品味。

  在公众议题上,甚少站队,从不以全称攻击他人,比如“男人都是骗子”。每当出现反手摸肚脐这种恶趣味横行的时候,她也不会盲目跟风。深知对于女性而言,公开私人情感进展是幼稚的事情。这样的女孩,如果一旦有蛛丝马迹出现体重低于100斤的信息,即可多约多聊。

  还有E类人士,兴趣广泛,思维活跃,喜欢在夜深大家入眠之后,读一些书名看不懂作者名字巨长的书。大部分关心人类,偶尔才关心自己,在公众话题上喜欢站队,对不同意见者非常不宽容,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,周末朋友圈和工作日区别不大,对足球军事题材颇有研究,但对生活情趣完全无感,常混迹于虎扑或者各种电子论坛中,对寻找女友有种要求近似日本女优式的幻想,基本就是一条经常加班的单身狗,视分享质量而定,可以做一个简单RSS订阅功能。

  前段日子有某中年导演来聊合作,因为没接触过,所以大家客客气气加了微信,继而观察了一阵子他朋友圈:天天晒高档会所和红地毯大明星合影。这几天上海电影节,此君尤甚,每晚九点后游走在各种电影之夜主题活动上的合影小视频,不是互联网+就是聊IP,什么时髦聊什么,不堪其扰果断拉黑。电影节上常见一些精心打扮,开口就是我有一个项目五亿起,往往都是制片人,或称为项目掮客。

  反正我是不相信这样一个导演能拍出好片子,有这闲功夫先不去说,至少审美眼界就没过关。一个导演无论看到多么大的明星,骨头酥软都是没办法在片场摆正自己立场的,你是个导演又不是金鼎轩老板,学历多高都不好使。你见过邮递员天天抱着明信片合影的么?

  有人替之鸣不平:可能他的朋友圈遍布着各种影视投资人,他用这些视频砸他们为的是扎钱。那么这也不可原谅,首先这还是项目制片人应该干的事情,其次用这种方式来扎钱,只能说明还处于扎钱主义的初级阶段。

文章关键词
朋友圈